你不能認為一個人會永遠在這裡等待,因為等待的過程中 ,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總會在不經意間,又回想起那一幕幕的別離。人是最堅強的動物,可以在適者生存的自然界中演變得如此強大,而人同時又是最脆弱的動物,再堅強的人,也受不住離人的相思之苦。
       於是,在轉身離去的那一剎那,我聽到了兩顆心破碎的聲音。絕望的閉上雙眼。從那以後,傷痕永遠不會再復原,
       「就這樣擦身而過,如果是注定的結果,何苦非要遇到,遇到又為何愛過。就這樣擦身而過,難道我愛你不過多,喉嚨都快要喊破,有些話來不及對你說……」
       甜美的嗓音充斥在整個房間,我無言的面對它,聆聽細膩中透出的幾許滄桑。是否,也在為那未實現的夢而黯然神傷?
       這是本不該存在的美麗,就像兩條平行線,也許根本不應相交。
       雖無味但卻畢竟平靜的生活,我們卻任意的將它打破。
       也許,只是都在渴望著什麼。
       不該發生的事,無論再幸福、再快樂,也都會有結束的那一天。我們又回到自己原有的軌道上,從此,天涯永隔。
       雨水,落在心田,落在昨天,像那永不放晴的纏綿。
       一輩子的回憶。疼痛,卻絕不後悔。
       在任性的走開的時候,以為總有個人會一直等我。那時的感覺,就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義無反顧的衝出可以避世的屋脊。但當背著一身的傷痕,精疲力盡的想回家時,卻突然發現,一切都已不復存在。
       那種迎面而來的失落,你曾感受過嗎?
       掩住一世的芬芳,我頭也不回的,選擇離開。
       誰是誰的快樂,誰,又是誰的悲哀。
       我知道,前方已經達到終點。因此,誰都沒有用呼喚留下更多的誓言。
       一襲花香,一抹微笑。然後,不再知道日月滄桑星移斗轉,不再去想歲月蹉跎事事難難。能面對的,只是想著失去了什麼。那個,曾以為是我青春旅程中的太陽,溫暖我不知所措的眼睛,讓我勇敢的穿過漆漆長夜,永難忘壞的人。
       讓我的記憶起錨,在每個思念的地方靠岸。
       憶起在日暮西山時,傾聽那雜亂的心律,然後許下的誓言。我帶著它,茫然的越過森林,被荊棘刺痛,被滿目瘡痍所傷。而傍晚時分,抬頭凝視慘紅的天空,心頭莫名晃出幾分感動。
       我隨回憶而來,必終空留一生回憶而去。黃粱之夢,卻終究又不忍將其拋下,而離開了那份殘缺,一切,竟都是空。
       都說,青春不解風情。又為何還總能在落寞之後,帶著盈盈一笑傲視滿心的淒涼?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