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年九月十八日,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授蘭迪.鮑許(Randy Pausch)發表了一場演講,名為:「最後的演講」,就在距離這次演講不到一個月之前,醫生才剛告訴他,身上的癌症移轉,大概只剩下三個月到六個月的生命;因此,這是一場場真正的「最後的演講」,鮑許以充滿啟發的方式,勉勵聆聽演講的人努力完成夢想;這個演講的影片被下載了超過一千萬次,感動了無數的人;鮑許也獲選為美國《時代》雜誌二○○八年世界百大有影響力的人。

二○○八年的七月二十五日,鮑許過世了,比起醫生的研判,他已多活了一段時間,然而,透過這場演講,鮑許將會活在許多人的心裡、生命裡,更久、更久。

蘭迪.鮑許的故事讓人想起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他說在知道自己罹癌後,也曾經像大多數聽到自己得了癌症的患者的人一樣,非常震驚,問說:「為什麼是我?」但是祈禱半小時後馬上回復平靜,心想:「為什麼不是我?」單國璽幽默地說,就算是神職人員可也沒有不生病的特權。因為知道自己生命有限了,因此他有決定發揮「自己最後的剩餘價值」,巡迴全台各地的監獄、學校、機關做「生命告別演講」。醫生告訴他這樣到處跑對健康不利,應該要多休息,單國璽卻說:「我已經比預估的時間多活了這麼久,這些都是我賺到的,要連本帶利撈回來。」因此,單樞機主教到現在一直都在趴趴走,四處演講談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蘭迪.鮑許在四十六歲時被診斷出罹患致死率最高的癌症--胰臟癌。隔年八月(二○○七年),醫生說他的癌症已經轉移,可能只剩下三到六個月的生命。九月時,蘭迪決定應學校的邀請發表一場演說,就是那場著名的「最後的演講」。這場演講不但讓現場四百多個人笑聲和眼淚不斷,經網路大量流傳以及出版成書後,更在全球各地引發了熱烈的討論。

美國總統布希曾親筆致函給鮑許表示:「感謝您為我們國家年輕一代所做出的不可搖撼的貢獻。」而就在過世前不久,二○○八年的五月十九日,鮑許還參加了卡內基美隆大學的畢業典禮,他在演講中再一次提醒年輕的學子說:「找出你的熱情,跟隨它。」他鼓勵大家要把生命發揮到極致。

夢想、熱情、光和熱,這些看來平凡到近乎老生長談的字眼,透過蘭迪.鮑許《最後的演講》與單國璽的「生命告別演講」,卻迸發出無比的能量。人生的確是一場有限的旅程,我們無法決定它的長短,但是卻有責任、有權力甚至於也有資源決定它可以多寬多廣。

鮑許在《最後的演講》一開始就說:「我們不能決定人生拿到什麼牌,但我們能決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這實在是一句人們早就耳熟能詳的話了,但是聽一個人生只剩下幾個月可活的人說來,真有一種五雷轟頂的效果,畢竟,要論到上帝到底發給了他的人生一副怎麼樣的牌,四十六歲就被醫生宣判死刑的蘭迪.鮑許大概有十足的理由可以抱怨、不平甚至憤怒。那時,他的三個孩子還分別只有四歲、兩歲與幾個月大,是非常需要父親照顧的年紀;鮑許知道自己不可能陪伴孩子成長,於是透過這場演講,希望「把未來二○年要跟孩子說的話,告訴他們。」

鮑許能夠在龐大複雜的生死課題前「談笑用兵」,單國璽在得知自己患癌症後,能在半個小時內決定,不論還可以活多久,他都要用餘生幫助更多的人,這樣的人生態度絕不只是一時的勇氣也不只是「想得很開」而已,而是因為他們早就已經懂得並且也練習著要用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人生;當人生還在如常運作時就該學習著珍惜自己與自己所親愛的人,要活出有品質的人生。就像鮑許不久前才對卡內基美隆大學畢業生說的:「我們並不是因活得久而擊敗死神,我們擊敗死神,是因為我們活得有意義;死神終有一天會到來,若當他出現時,才要做所有的事情,那就太晚了。」

在蘭迪.鮑許的最後演講中、在單國璽的告別演講中,人們看到的是生命那豐沛的可能與無比的力量。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