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慧的這人生

我們活著,難免會遇到被人惡意相待的時刻,有時候是被一些有權有勢的人,有時候是被所信任的朋友,有時候卻可能是很親近的親人。
被惡意對待,心裡當然會忿忿不平,當初所受到的傷害或屈辱說什麼也忘不了。能不去報復與傷害對方,已經算宅心仁厚了,哪還有能力說到原諒與寬容呢?
我看到網路上有一篇網誌說到我在書中談到一些老人家或臨終病人被家屬惡意遺棄或置之不理,覺得我不該去苛責那些家屬,因為那些家屬過去可能是曾受過這個病人或老人家惡意對待的人,如今怎能要求家屬一笑泯千仇,遺忘過去受過的傷痛再來對這個人好呢?
我常會感嘆,文字與語言總是充滿限制,因為寫的人是一種心思,但讀的人又是另一種心思。寫的人沒有這個意思,讀的人卻可能讀到那種意思。
我從來不以傳統儒家的思維來規勸別人,我也不認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更不認同要愚孝,當然也從不抹滅傷害的存在。所以,我不認為一個人因為病了、老了,做晚輩的、親屬的人就應該不計前嫌,不計前怨,無怨無悔的對待這個人。
若是這個人過去傷害了許多人,今天他落得一種無人照料的田地,這是他應受的。我之所以書寫那些故事,並不是在感嘆現在孝道不在,批判現在人無心無肝,相反的,我是在說,你現在如何對待人,將來你會收到這個果。你現在拋棄你的責任,將來人們也會拋棄他的責任。你不能對人惡,卻要人對你善。
可惜,這個讀者,沒有看見我這個論點,而以為我只是像一般人在感嘆現在老人家都不被好好對待。
而說到寬容與原諒這個議題,我就覺得有趣了。很多人(包括我)都會想,這個人做了這麼傷害我的事,我如何原諒得了?寬容得了?寬容與原諒豈不便宜他了?
但我這幾年的琢磨,發現即使你不寬容與不原諒,對方也不會因此就過得很慘,或遭到什麼報應。你緊抓著仇恨不放,其實到頭來只有一個人被深深影響,就是~自己。
很多人誤以為原諒與寬容別人,是放過別人,是讓對方好過,其實不然,原諒與寬容是為了讓自己好過。
如果你心寬了,自然容得下那些傷害,而那些傷害如果能被容下,代表你心寬了。你既然心寬了,自然是你好過了,不用無時無刻目光如豆的注視著那些仇恨與傷痛。
很多人也誤以為進行臨終病人或老人家與家庭關係的修補,是為了讓臨終病人無憾而已,其實很大的部分是為了讓生者無憾或無掛。病人或老人死了,很多仇恨就失去對象處理了,他們死了就死了,仇恨跟他們已無關係的,但是對生者而言,過去所受到的傷痛卻還是繼續的折磨或侵蝕著他們的心靈。所以是要生死兩無憾或無傷,不是因為一個人快臨終了,我們就糊里糊塗的什麼都讓他,什麼都假裝沒發生,他要怎樣我們就配合。
這樣的心願完成是很粗糙也很膚淺的;粉飾太平、掩蓋傷痛。
真正的處理,是承認也是面對。是把過去未竟的情緒、未處理的癥結再來好好面對,再次處理,不是委屈與逃避,以教條的告誡自己或別人:人都快死了,就算了吧!就原諒與寬容吧!
那樣的寬容與原諒都只是麻醉劑,而不是經過掙扎與苦痛的過程所掙來的。
因為一個讀者小小的心得,引發我非要說清楚不可的動機。我想,我實在無法忍受有人將我歸類於用道德勸說他人,以教條束縛他人的人。因為我自認為不是這種人。
我想裡面實在有我永恆的議題,我很難接受自己的心思意念被曲解,或不被讀懂,所以總要說清楚。
當然我知道,就於一個作者,實在要有雅量接受任何閱讀者的詮釋與理解,畢竟年齡與生命經歷不同,理解的角度也就不同。
但就於一個作者而言,不斷的把他要說的話說清楚講明白也是一種權利與義務。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