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曾有過自己的故事:激動過、驕傲過、痛苦過、喪氣過,時間老人會讓一切成為過去,多少年以後,回首往事的時候,那時的年輕不只是活力四射,同樣透著幼稚和不成熟。這時的你也許會說,如果從新來過會如何,首先時間不會倒流沒有從新,即使你能夠從新來過,還會留下不完美的記憶,這就是生活,誰都逃不出這樣的宿命。
他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了某事業單位,懷著滿腔的熱情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把老師臨行前的那句「是金子在哪兒都會發光」寫在床頭和辦公室裡,時刻提醒著自己,想著怎樣才能發光起來,他嘻笑自己是埋在煤堆裡的一塊金子,總有一天會被人發現的。努力的工作著,盡量的少說話,多做事,他知道愛說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社會不像是學校那樣單純,這也是老師說的,老師就像父親那樣,是不會騙自己的。
然而,當幾年過去後,他才發現在單位,人們按部就班上下班,沒有一點創意,幾十年都是這樣過的,這讓他感到很壓抑,也逐漸學會了適應,確切地說是變得世俗,原來的激情一點點被消耗掉。
他的年齡是一個會發生很多故事的年齡。和他同時報到的是一個小他一歲的女大學畢業生,他們自從到單位後就走得很緊,畢竟年輕人有不少共同語言。但他牙根沒從愛情那方面去想,他只想好好的工作,還不想戀愛呢。
他的辦公桌在她的對面,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就在那一抬頭與低頭之間,說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漸漸愛上她了,愛得無可救藥,愛得一蹋糊塗。但是他不敢說,在那個年代裡的年輕人遠沒有現在的勇氣,他是在農村長大的孩子,而她是城裡長大的孩子,所以他只敢偷偷的在心裡想。只要她晚來一會兒,他就開始魂不守舍,不停的張望著樓下。
有一次,單位搞活動,大家都出去玩,他的衣服弄濕了,她愛憐的摸摸他的衣服,然後她把自己的風衣給他披上,他激動得在顫抖,幸福極了。為這麼點小事,他快樂了很多天。也許是他不懂得掩飾自己的情感吧,這個秘密很快被那些同事發現,於是追問他,他想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坦然的承認了,於是很快大家都知道了。他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他希望她知道,他想如果她知道了,而且還有一點喜歡他的話,他就會向她表白的。這是他第一次愛上一個女性,以至於他不知道要用怎麼樣的方式來表達他對她的好。每天下了班回到自己的小屋,就不斷的寫著一些關於她的文字。每一次的敲門,他都會欣喜若狂的去開門,盼著看到她那迷人的身影,結果卻是一次次的失望。
日子就這樣的在等待中慢慢的過去,這是一種痛苦並快樂的日子,愛一個人很充實也很辛苦。他想如果沒有了她,他會枯萎的,就像院子裡那些錯過了季節的玫瑰那樣。他就這樣癡癡的,傻傻的愛著她、等著她,她依然的無動於衷,就像什麼事兒也沒有發生一樣。
也不知過了多少天這樣的日子,他終於忍不住了,要為自己的幸福勇敢一次,他把她約到了自己的小屋裡,結巴著用很委婉的語氣向她表白了他的愛,說完就無地自容了,心跳得快出了胸膛,努力平靜著自己的顫抖的聲音。他在等著她的判決,在他眼裡這是生死一樣重要的判決。她的決定將讓他痛苦一生,或是幸福一生。
她默默的看著他,等他說完。然後停了很久,他快要窒息了,她用一種很抱歉的口吻說了很多次對不起。他努力的不要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保持著一種習慣的微笑,等著她把話說完。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跑出去,他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恍惚間感到是因為自己的單位讓男人一輩子沒有希望,又感到她已經有個更合適的人選,還彷彿感到她明明愛著自己。總之,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拒絕,此時他的真實感受像是掉到了痛苦的深淵。
後來,她調走了。兩年後她告訴他,她已經結婚了,丈夫很痛她,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她問他是不是結婚了,他一個激靈,結結巴巴說結婚了,過得也很好。他說了謊,他一直在等她,只要沒有她的消息,他就抱有一絲希望,那種折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然而,最終等來的是失望。他不能怪她,本來她就沒有表示過愛他。
這一年,單位裡分來一個女大學生,在朋友的撮合下,他們很快結合到一起,一年後他也有了一個兒子。他們夫妻的工資都不高,應付生活還富富有餘。
前些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和原來的她見過一面,他們的境況差不多,都很滿足,也感到幸福。他們沒有再提他們的過去,好像也沒那個必要了。
說到這裡,他說:「年輕人的愛情,就像黑夜裡走路,選擇了就想一條道走到黑,也許天明後才發現,那不是自己要去得方向。其實,擺在年輕人面前的有很多條路,關鍵要選擇正確,才能讓自己過得幸福。」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