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是監牢還是自己的房間
  享受獨處,使我發現人生天空地闊,世界並不只是個三度空間而己,有很多扇門等我開啟,每一本書是一扇門,每一個想法也是一扇門。
  獨處,在絕大多數的時候,對我來說,多半是一種享受。
  如果拿食物來比喻時間的話,這麼比喻每個人都能懂。總是充塞著大事小事的生活中,時間忽然空了出來,就好像眼前忽然擺上一桌美味的菜餚,你可以很自由的選擇其中一樣或幾樣來品嚐,並不需要在意什麼麻煩的餐桌禮儀,也不必等長輩先下筷子。也許時間還沒多到可以稱作滿漢全席,但如果我肯在有人來收桌子前夾一兩道菜放進嘴裡,再餓壞了的靈魂也可以得到新的養分。
  獨處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也是一種緩衝劑,它巧妙的調和了所謂「現實與理想」的衝突,也是一種溫柔的安慰,讓我不再有「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的感嘆。
  不過,想要把獨處看成是美味的食物,是一種習慣,桌前的食物每一盤都是你自由運用想像力上菜的,沒有培養上菜能力的人,很可能覺得獨處根本是在吃牢飯。
  但我常常發現,獨處的時間對許多女人而言,並非想像中的滿漢大餐。
獨處時間是我眼中的美食
  有一整個禮拜我忙得不可開交,好不容易在星期六下午回到家,打開電腦,想把我放在腦袋裡的種種想法寫成文章。
  就在我打了一小段文字時,每星期負責來清掃一次的太太來了,她可能怕我無聊吧,非常殷勤的想陪我說話,談論清潔劑的用法和去哪個大賣場買比較便宜的話題。我只好告訴她,這一方面,她是專家,由她決定好,請她不用管我,我還有些東西要寫呢!
  不久,她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我說:「吳小姐,妳真的很可憐、很寂寞,妳沒有朋友可以陪陪妳打打麻將什麼的!」
  我哭笑不得。
  時間在這一刻,是我眼中的美食,而她卻覺得我像在吃牢飯!
  拍廣告時也有類似的經驗發生在我身上。我習慣在化粧師為我化粧時看書,但那一位化粧師只要在我把視線放在書本上時,就開始連珠炮般對我說起東家長西家短的各種話題。她與我距離很近、聲音很大,而且每一句話的距離都「間不容髮」,又總是拿八卦雜誌才會問的問題來問我,使我頭痛欲裂,但礙於與她不熟,不好意思阻止她說話。
  忍耐了四十分鐘後,她終於稍稍停止了,卻特意叫我來那位正在不遠處連絡各種公事的秘書:「喂,妳來陪吳小姐說說話,不然她無聊到要看書了!」
  原來她是為了怕我無聊才這麼做的。在她的觀念裡,看書一定是「最後不得已才會做的無聊事」,她並不知道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暫時脫離一下周遭環境的習慣,也是百忙之中「偷得浮生半日閒」的休息方式。
享受獨處是一種好習慣
  享受獨處是一種習慣。讀書、寫作、唸英日文、繪畫等都是必須專心的活動,不像以前女人打毛線時可以一邊聊是非,如果有不斷的來打斷,我不相信從事以上活動可以有什麼成就、有什麼樂趣。
  英國女作家吳爾芙有一句廣被引用的經典名言:「一個女人如果要寫作的話,一定要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和自己的房子。」其實,做任何需要心智參與的工作、從事任何精神上的活動都是一樣的。
  也許有人會好客熱情或奉獻犧牲到連一點獨處時間也不願有,但對於我而言,如果失去了獨處的時間,不論我走到哪裡,這世界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座黑暗的大監牢。
  獨處,使我發現人生天空地闊,世界並不只是個三度空間而已,有很多扇門等我開啟,每一本書是一扇門,每一個想法也是一扇門;我常在獨處時會心微笑,因為我看見那一扇門後壯麗的風景。
  將獨處當成吃牢飯還是滿漢大餐?決定權只在妳自己。
好命女守則:就算靜靜的喝個下午茶,吃一塊巧克力,也是減壓的方法。找出適合自己的小型逃走方式,別在夢中不斷的描畫大型逃亡路線圖,才是真正的「活在當下」!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