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某家族上面看到的,
非常有意義,值得各位深思.
幾年後,我們還會是好朋友嗎?
暑假期間,一位昔日好友由倫敦回來。
我們約在信義路金石堂五樓的咖啡屋中見面。
夏日的午後,鬱熱難當,我拉著女兒的手,走在人潮滾滾的街道上,覺得整個城市似乎要燃燒起來。
女兒的小手,常因逆向行走的行人的衝撞而由我手中鬆脫,然而,很快地,又會上前來。
我們就在商家吆喝聲、行人討價還價聲中,斷斷續續地聊著,女兒問我即將和什麼人見面,我說:
「是媽媽大學畢業後留在學校當助教時的同事,由很遠的英國回來。」
女兒側著頭天真地問:「是不是從很遠的地方回來的人,都要約著見面,請他們喝咖啡?」
「那倒不一定啦!媽媽那時同她感情最好, 一起做助教時,她很照顧媽媽。」
女兒鍥而不捨地接著問:「大人也還要人家照顧嗎? 她怎麼照顧你?
是不是像蔡和純照顧我一樣? 教你做功課?」
蔡和純是她的同班同學。我聽了不由得笑了起來說:
「大概差不多吧!人再大,也需要別人照顧呀!對不對?
像爺爺生病了,也要我們照顧嘛! 對不對?...」
「那你生病了嗎?那時候?」
「生病倒沒有。 不過,那年,有一段時間,媽媽的心情很不好, 覺得自已很討人嫌,人緣很差。
就在那年聖誕節前幾天,我發現王阿姨偷偷地在我辦公桌上來了張她自己做的賀卡,上面寫著:
『我不知道怎樣形容我有多麼喜歡你,祝你佳節愉快。』
媽媽看了好感動。 這張卡片改變了當時媽媽惡劣的心情。
更重要的是,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使我覺得自己並不那麼討厭!」
女兒聽了,若有所思,低頭不語。
我和朋友見了面,開心地談著往事、彼此探問著現況,女兒一旁安靜地聽著,不像往常般吱吱喳喳搶著說,我們幾
乎忘了她的存在。
一會兒工夫後,女兒要求到三樓文具部去看看。 十分鐘後,女兒紅著臉,氣喘吁吁地上樓來,朝我悄悄地說:
「先借給我一百元好嗎? 我想買一個東西,回去再從撲滿拿你。」
我和同學談得高興,不暇細想,知她不會亂花,
便拿錢打發她。過沒多久,她又上來了。
面對朋友,恭敬地立正,雙手捧上一盒包裝精美的禮物,一派正經地說:
「王阿姨!送你一個小禮物,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
朋友和我同時大吃了一驚,朋友手足無措,訥訥地: 「那怎麼行! 我怎麼能收你的禮物!
我英國回來,沒帶禮物給你,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而且,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兒....」
女兒很認真地併攏腳跟,無限深情地說: 「我媽媽說你是她最好的朋友,謝謝你以前那麼照顧我媽。」
一股熱氣往腦門兒直衝了上去,我喉嚨驀地哽咽了起來,眼睛霎時又濕又熱,我束手無策,萬萬沒想到女兒竟會如
此做。
朋友的眼睛也陡地紅了起來,嘴脣微顫,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緊緊摟過女兒,喃喃說道:「謝謝啊!謝
謝..」
這回輪到女兒覺得不好意思了。她伏在朋友肩上尷尬地提醒朋友:
「你想不想看你得到什麼禮物啊?」
朋友拆開禮物,是掛了個毛絨絨小白兔的鑰匙圈。
女兒老氣橫秋地說:「會照顧人的人一定會很溫柔的,所以,我選了小白兔,白白軟軟的,你喜歡嗎?」
朋友感動的說:「當然喜歡了,好可愛的禮物。 我回英國去,就把所有的鑰匙都掛上,
每打開一扇門,就想一次你。 ......真謝謝啊..」
女兒高興得又蹦又跳地下樓去了,留下兩個女人在飄著咖啡香的屋裡,領受著比咖啡還要香醇的情誼。
生命中總有不同階段的朋友來來去去,
但大多數的人們只用回憶懷念舊朋友,
時間越久,友誼慢慢就淡了,
不論多深厚的感情終究敵不過歲月的考驗,
除非我們自己願意用心經營!!
所以身邊總是新朋友比較多,
但有些朋友雖然無法豐裕自己的生活,
卻能溫暖自己的生命,每當想起他(她)時,
看到他(她)時, 心情就會很快樂,很開心,
或許你我都曾經擁有過這樣的朋友,
也曾經因為不珍惜而失去了這樣的朋友!!
幾年後,我們還會是好朋友嗎?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