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為了愛情,放棄了在內地相當可觀的工作,來到深圳。當時也有朋友勸我說,傻了你呀,你難道沒有聽說過,男人為了事業來到深圳,結果98百分號的男人沒有實現自己的理想,女人為了愛情來到深圳,結果99百分號的愛情變了味兒?女人總是這樣,不論你在事業上多麼突出,在感情方面,更多的時候也只是個弱者。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選擇來深圳,真有點孤注一擲的感覺。
  朋友關於深圳男人的事業、女人的愛情的理論很快就在我身上得到了驗證,過來不到三個月,我的愛情就亮起了紅燈。這個時候回去,是件很沒面子的事情,而且在兩個城市之間折騰,是件很費神的事。

  我選擇了留下來,跟一個在深圳的同學一起做生意。一年多下來,竟也賺了些錢,就在我們準備把事業做大的時候,陡生意外。一個拿了我們很多貨的外地客戶,突然人間蒸發了,案也報了,就是找不到人。這樣一來,一年就白乾了。做生意的人都明白,這樣的風險是難免的,但是令我難過的是,我從其他朋友那裡得知,這本來就是一個莫須有的客戶,同學只不過是做了一個套子。我沒有精力再折騰了,只想早點回到老家的縣城,過那種安穩、踏實的生活。

  在一個舊貨交易網站,我發出了一個帖子,家什賤賣,甚至都沒有定價,誰要誰就拿去,我只想早點離開。

  帖子發出的第二天,我收到一條站內消息:你怎麼了?愛情失意了?工作不順利?發消息的人ID無極,他的簽名是半個饅頭不是人生,起碼也得一個饅頭。我一心只想早點處理掉家什,不想再有任何瓜葛,於是就回他:家什都是九成新的,保養很好,你要麼?要就加我MSN吧。

  在MSN上,他第一句話就是:你還沒有回答我呢,那麼急著離開深圳,是因為愛情還是工作?

  套用海子的詩歌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我回復他說:朋友,現在我不關心其他,我只想走。

無極又說:如果你是因為感情離開,那太不值得了,誰離不開誰啊,你應該留下來,做得更好,過得更精彩,氣死他。

  起初我何嘗不是這樣想的,但是把自己弄得疲憊不堪,只是為了給他看看,我何苦呢?這些話我並沒有跟無極說,我只問道:家什你還要嗎?

無極說:如果你決心要走,週末我過去看下冰箱吧。

  這期間,我和無極聊了很多,把自己的遭遇告訴了他。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會跟他說那些,可能是一直以來都過得太壓抑了,需要這麼一個傾訴物件,而無極只是一個虛擬世界中的人,不會妨礙到自己的日常生活。

  那一夜,不是因為寂寞

  星期五的傍晚,我接到無極電話,他說下班後過來請我吃飯,順便看冰箱。我答應了,吃飯的地點就約在我居住的社區的一家湘菜館。

  見到無極的時候,他一身休閒裝扮,黑色的T恤,發白的仔褲。我打趣道:上班還穿成這樣啊?

  無極說:回家換過衣服才過來的,不喜歡包得粽子似的。

  如果時光倒退幾年,我想我可能會喜歡上無極的,雖然此前我們的接觸都是限於虛擬的網路,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的真誠。

  本著不浪費的原則,我們只點了兩個菜。席間,無極還在一個勁地勸我留下,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真的和他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我非但不反感他的囉嗦,還感覺他說得很有道理。埋過單,無極一下子變得憂鬱了起來,沉默了半天,他說:今天是我28歲生日,居然沒有收到一份禮物。想一想這日子過的,18歲的時候,和一大幫同學瘋了一整夜;8歲的時候,接到近一百張明信片。

我一時語塞,只好端著茶杯說:以茶代酒吧,祝你生日快樂,你也不早點說,我也好給你準備份生日禮物啊。

  無極拿起了茶杯,又放下了,說:敢不敢去我家喝酒?

  鬼使神差地,我並沒有拒絕。現在想起來,真是荒唐得很,我是那麼相信這個陌生人

。無極住的地方離我很近,十來分鐘的車程,一路我們都沉默不語,似乎暗示著,這個夜晚,有事情要發生。
  無極的房間,跟其他的單身男人一樣,淩亂不堪,但卻一塵不染。可能平日也少有來客,除了一組沙發,竟然沒有坐的地方。沙發上還鋪著床單,無極有點尷尬地說,平時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著看著就不想動了,沙發也就成了床了。

  沙發跟前的玻璃茶几上,堆滿了影碟,竟然有很老的《重慶森林》。趁著無極收拾的間隙,我把這張碟子放進了DVD。待我再坐回沙發,茶几上已鋪上了報紙,兩隻高腳杯,一支幹紅,端放在茶几的中央。無極席地而坐,背對著電視,邊啟酒邊說:別喝多了啊,一會我喝多了,你得自己回去。

  邊喝著酒,邊聊著天。表面上看上去很樂觀的無極,其實也是個一直被壓抑著的人。感情上,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因為他買不起車供不起房,棄他而去;工作上,出了責任就是自己擔著,有了新意就是頭兒的;生活上,朋友一個個被考驗掉了……

  不知不覺間,一瓶酒就見底了。當打開第二支酒的時候,無極問我,能不能在沙發上擠擠,我點了點頭。其實沙發很寬敞,並不擠,我們之間,還隔有十來釐米的距離。碰杯的時候,我不小心把酒濺到了衣服上,白色的上衣,顯得很刺眼。無極忙拿出濕紙巾,幫我擦拭。就在那一瞬間,我渾身乏力,軟綿綿的眼神,和無極撞個正著,我低下了頭。無極輕聲地問了句,小白,我可以抱著你嗎?我沒有回答,頭埋得更低,被無極輕輕擁入懷中,我也沒有拒絕。

  當他褪去我身上最後一根紗的時候,我問他:你愛我嗎?

  他回答:你問現在,還是將來?

  我喜歡他那種較真的勁兒,現在愛嗎?以後會愛嗎?

現在還不愛,以後,以後估計也不會愛。我們雖然很談得來,但是不適合結婚。你感覺呢?

  我很詫異他的回答,若換成一般的男人,在這樣的關鍵時刻,估計一定會用甜言蜜語哄女孩子,反正事後又不會有人真的要你負責,而無極卻沒有那麼說。我沒有制止他的舌頭,反而將他擁得很緊……

  第二天醒來,已經快中午了。無極問我還走不走,家什還賣不賣。我叫他給我一個留下來的理由。無極認真地端詳著我說,為了你自己,不為其他任何人,包括我。我笑著道,我們這算不算一夜情呢?無極把題目推給了我,你說呢?

  很奇怪,我竟然真的留了下來。我也知道,自己留下來是有原因的。為了什麼,說不清楚,反正不是像無極說的那樣,為了自己,我還沒有堅強到那種地步,不過我很清楚,肯定不是為了無極,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們太清楚自己需要什麼樣的人,我不是他想要的,他也不是我想要的。談戀愛還行,結婚不行,可惜我們都過了談戀愛的年齡。

  此後,我和無極一直保持著聯繫,偶爾也會見個面,但是我們再沒有在一起過。

  那晚對於我們來說,像一場劫難似的,我們都在努力忘記。

  沒過多久,無極發消息給我,說要給我介紹男朋友。

  三個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無極的坦然,著實令我佩服,仿佛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和那個男人也相處了一段時間,彼此感覺還不錯。有天晚上看電影回來,忽然下起了大雨,車上沒有備傘,我和男人被困在車上。我靠在男人身上,就在男人伸出手來擁抱我的那一瞬間,我想起了那個夜晚,我和無極還有紅酒。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打開了車門,沖下了車。

  在電話裡,男人問我怎麼了,我說我們分手吧,然後就關機。

打開電腦的時候,無極還線上。我告訴他,我和那男人分手了。無極很漠然地說,為什麼?我感覺你們很合適啊,而且他硬體不錯,人又老實,別輕易放棄啊。

  我理清頭緒,現在上線的目的不是告訴他分手的消息啊。我問他:那天晚上的事情,你真的忘記了?

 他說:你愛上我了?

  沒有。

  那為什麼不忘記?你不感覺我們做朋友更合適嗎?

  沒有再說話,我關掉了電腦。是的,為什麼不忘記,為什麼我就忘記不了?

  一個星期後,我被公司外派到北方一個城市做項目。半年多時間,我也認識了幾個不錯的男孩子,然而,只要他們一表白,我就想起了無極,想起了那個沒有愛情的夜晚。我並不是怕他們以後會辜負我,我只是擔心,在以後的日子裡,又多了一個無極,像幽靈一樣,阻攔在我愛的路上。

  即便如此,我並不恨無極,因為我找不到恨他的理由,而且那晚我是自願的。恨他不如恨自己,誰叫我不能早點明白男人一夜,女人一生的道理啊。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