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入網情網戀的朋友,如果你覺得這份情是那麼甜,覺得這個夢是那麼美,覺得這個陷阱是那麼舒適怡人,那麼,你就好好地呆在裡面,好好地享受生活中難以享受到的歡樂,不要把夢打破。

  上網是一種歡樂,歡樂的不是網,而網中的人,是網中牢牢牽著你心靈的那份情,是網路那頭和你緊緊相系的那顆心。上網的人,大約都感到孤獨,不是生活在孤獨裡,而是擁有一顆高傲、孤獨的心靈。孤獨,是現代人的通病,是與生活繁盛相伴而生的。孤獨是一顆寂寞的心莫可名狀的無可排遺,它又是對遙遠的快樂作一種渺茫的追尋,它近乎一種悲愴的深刻,又是一個不甘壓抑的年輕美麗的生命。

  人就是那麼怪。在物質貧乏、文化荒蕪的年代,有了一頓飽飯,聽了一場鼓書,就感到異常滿足;能喝一碗肉湯,能看一場電影,就是極大的享受,樂不可支了。從不知空虛何物,亦不知孤獨何物。可是物質豐足到吃雞吃肉是下等人房子大了,電話小了,生活越來越好的今天,人卻越來越孤獨。

  人,是有欲望的,人的欲望是呈階梯式不斷上升的,且是從物質到精神的。物質需求相對能夠滿足,而精神的需求卻是沒有止境的。我小時候讀過一首《不足歌》,至今還依稀記得大概:

  終日奔波只為饑,方才一飽便思衣。
  衣食兩般皆俱足,又思嬌娥美貌妻。
  娶的美妻生下子,又思無田少根基。
  門前買下田千頃,又思出門少馬騎。
  廄裡買回千匹馬,又思無官被人欺。
  做個縣官還嫌小,要到朝中掛紫衣……
  不足歌,不足歌,人生人生奈若何?
  若要世人心滿足,除非南柯一夢兮!

  如今,社會多元化發展,人們生活豐足,需求繁多:忙官的,忙財的,忙名的……都忙得不亦樂乎。感情,也是現代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需求。人是感情的動物,情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說,人生的樂趣不在別處,只在真摯的情感之中。儘管我們生活的範圍越來越大,儘管我們相識的人越來越多,可是,誰有工夫聽你傾訴心曲?誰有閒心管你的心靈需要?誰能接受你的心靈相托,誰能成為你的情感相依?是熟悉的地方沒風景嗎?是怕離生活太近惹些不必要的麻煩嗎?是找不到能敞開心扉的對方嗎?

  似乎都是,又不完全是。但是,只有網路,才找到心靈的慰藉,才找到情感相依的人,這卻是事實。網路世界是虛渺的,又是真實的;是虛幻的,又是具象的,這就正好填補了生活的缺憾和不足。而且,在虛擬的世界後面,同樣有一顆真實的心,一顆火熱的心,一顆寂寞的心。網路世界又是博大的,浩渺的,在這個無限的世界裡,可以傾訴,可以聆聽,可以守候,可以尋找,可以捕捉,可以無意識、無目標地去搜尋另一顆相近、相似、又象流星般一閃即逝的心靈。網路,把一顆寂寞的心,牽向一個廣闊的世界,讓一顆心尋找到另一顆心,一顆心去溫暖另一顆心,一顆心依傍著另一顆心,一顆心緊緊吸引著另一顆心。

  網路上要想遇一個相投相知相契的,卻很不容易,那有一個吹盡黃沙始見金的過程。遇到了,是一種福份,是一種機緣,心靈深處立即迸發耀眼的火花,那是一種最高的享受。這就是我在另一篇文章中說過的:寬鬆處,娓娓道來如淙淙溪流,婉約清麗;激越時,則如水銀瀉地,光華熠射;更多的時候是不急不徐如行雲流水,一瀉千里令人心曠神怡。網路中的文字,是一顆顆活蹦亂跳的心,隱約間,還似乎見到她飄移的身影,迎風而動,輕舞飛揚。如果你細心點,還能通過網路的文字窺探到她的神情舉止,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感知到她的心韻,撫摸到她的脈律……

  在這個歡樂醉人的時候,雙方心裡都不約而同地想:他(她)長得什麼模樣呢?他(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見面成了兩人最大、也最迫切的心願。

  但飛雨及時提醒你:網情網戀,戀得再深,戀得再真,戀得再甜,最好是不要相見。

  當你每每相親相愛相戀相吸恨不得立馬見到對方又一時難以見到時,總不由得在心中歎一聲:唉,可惜相隔得太遠了。

  接著還應該繼續慶倖地點頭:幸虧隔得太遠喲。

  如果不是相隔太遠,見面了,結果會怎麼樣?我們可作如此想像——網上相交,已是心心相映,情情相慕,意意相牽。多少個不眠之夜,想的是對方;多少個夢中縈回,系的是對方;多少次心海波瀾,思的是對方;多少……今天終於相見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個風姿綽約,光彩照人的女子——她亭亭若青青翠竹,笑靨如靜靜睡蓮;行動如弱柳迎風,開口似蘭花吐蕊……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偉岸俊男——莊嚴中透著飄逸,瀟灑中漾溢著高貴的氣質,談吐中更是幽靜、機智、深刻、犀利,無不顯現出博學多才。

  兩個人呆了、癡了、傻了。似曾相識,又不曾相識,一陣陣激浪在心海中撞擊。情大多是以性為目的的,瘋狂的一夜情之後,必陷於深深的痛苦。

  因為,情,畢竟是以婚姻為最終目的的,只有合法的婚姻才能保證情的安然長久。一時的衝動,一夜的激情,能夠進入婚姻狀態嗎?即使雙雙願意進入,勢必打破現有的一切,重新組合,從頭再來。可是現實允許嗎?你們能衝破現實的羅網嗎?任何一個既成的婚姻,都是牢牢地鑲嵌在社會框架之中,難以動搖。許多人為此碰得頭破血流都無濟於事。即使真的成功了,那也是錢財耗盡,精疲力盡,不但沒有了當初的激情,沒有想像中的甜蜜,反而相互產生終生難以釋然的哀怨,帶來無盡痛苦。

  分開嗎?又成了永恆的牽掛和難以消彌的傷痛。人生的過程,其實就是尋找的過程。如果終生沒有找到需要的對方,那麼她或他都不知道自己曾經尋找過,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只有一旦找到了,才驚然憬悟:這就是我生命所需、心靈所求、情感所系啊!現在終於找到了,卻不能擁有,那又是多麼的痛苦!除了重演梁祝的悲劇,歎一聲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壟中,卿何薄命,還有什麼辦法呢?

  婚姻在人生中,是一個悖論:當你選擇婚姻、有權選擇婚姻的時候,卻不知自己需要什麼;待到知道自己的需要的時候,你卻失去了一切權利,空留下許多遺憾。有人說,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或早或遲會遇到一個你最心愛的人,你最動情的人,可是,誰又能用一生的時光去等待那個人的到來?即使你用心等待,對方也在等待嗎?如果有一方不在等待,即使相遇了,又怎能如願呢?

  十年前有一部流行世界的暢銷小說,叫《廊橋遺夢》,後改編成電影。情節大多數朋友都知道,不需贅述,它的走紅,就是因為不意間撞到了大多數人心中一根隱秘的神經。我們只是欣賞、歎惋羅伯特.金凱和法蘭西斯卡真摯、美好、動人的愛情,可誰能體味到主人公心中的傷痛?

  相見而不能圓夢,是一種傷痛,但畢竟是美的。而相見後,消失了心中的虹霓,則是一種沉重的失落,另一種痛苦和悲哀。

  網上交流畢竟是虛幻的,好似月下遠山的輪廓,月光的映照,加上美好的想像,它一定林木蒼翠,山花爛漫,絢麗多姿。待到白天一看,原來是怪石磷峋,醜陋不堪入目。
  我曾對很多朋友說過,少年時代的夢中情人,只屬於少年時代,長大後千萬不要相見,讓她(他)永遠留在少年時代,留在你美好的回憶裡。

  網上亦然。網上相交,是一種跨越時空的交往,是一種純粹的的交往,相知的僅僅是對方的一部分——極小的一部分。在這極小的一部分中,雙方都通過想像不斷地美化對方。而且,由於網路的特性,網友之間是超現實的,沒有現實中的顧慮和矜持,消彌了年齡的懸殊,消失了素質的差距,消除了地位的差別,只顯示可愛和純真的一面。一旦相見,四目相對,整個都毫無隱藏地袒露在對方的眼裡,都在審視著對方一切。人,其實都是平凡的,一個現實中的凡人,有幾個能經得起如此審視?在這審視中,現實中的一切就成了橫亙在兩人之間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巨大的心理落差,只能成為巨大的遺憾。除此之外,還有年齡上、性格上、習慣上、言語上等等帶來的尷尬。當年劉半農先生寫了一首《教我如何不想他》,後由趙元任配曲,傳唱甚廣,十年後劉半農與讀者見面,一女青年說:原來是這麼一個老頭。劉半回來又寫詩一首:教我如何不想他,可能相共吃杯茶?原來這樣一老朽,教我如何再想他?網路與現實的尷尬可能更多。

  網上的情,只能是網上。

  網上的情戀,就讓它永遠留存在網路上吧,不要帶來現實中來。就象少年的戀人永遠不要見面一樣。讓那份想像中的美好,去美化你的生活,美化你的心靈,也美化兩人間的情感。

  網友,永遠只能是網友。

  至於有人說,網友相見被騙等等,那不在本文論述之列。但我要說,無論網路如何虛幻,網中人如何偽裝,正如魯迅先生所說,血管裡流出的畢竟是血,水管裡流出的總是水,是改變不了的。對方的素質、修養、品行、學識無不袒露在言語之中。如果受騙,那也是活該!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