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乙說:夢是人生的一部分。
我喜歡他說的這句話。
他說慣於把夢當作人生的一部分來描寫的,有兩位大作家,一位是冰心,一位是巴金。前者愛做美夢,後者愛做噩夢。

人,都是希望能夠做美夢的。
聽說人的睡眠分兩種,一種是易夢者,一種是不易夢者。
我的母親就是前者,而我是後者。
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甚至她會說夢話。我有看過她睡覺時因為做夢有哭有笑的,而且這是常有的事。可能聽起來會有點毛骨悚然。的確,深更半夜的,突然聽到又哭又笑的是有點可怕。但是我卻覺得,除此之外,不易做夢者也就無法感受到易夢者的樂趣,不管你要不要這種樂趣。可這是事實,你無法每晚都做那些奇奇怪怪的夢。
第二天,母親總要講她記得的,那些怪異的夢。在我聽來,是神奇而又奇特的事,她的夢有時怎麼可以那麼的真實,有時又那麼的科幻呢??那樣的脫離現實,又是那樣的現實。只可惜,我只是偶爾一遊而已,醒來後還未必記得,更重要的是,還不如母親的神奇而精彩。
而事實上,我並不喜歡晚上睡著了做夢,雖然我很嚮往每晚都能做夢的母親。雖然不知有多少次在暗暗羡慕母親。不喜歡的理由很簡單的。因為,我總覺得如果晚上睡著了做夢的話,那麼第二天想按時的起床就大於天了,並且這一天,無論做何事,都會覺得很累、很困。眼皮會很不聽使喚的往下嗒啦著,感覺好像失眠了N天似的。這會讓我很難受。我不想過那種沒精打采的一天。我討厭自己那樣的沒精打采。
看來,我還是很現實的。

所以
我只喜歡做白日夢,我只喜歡一個人無盡幻想。卻不願意晚上睡覺做夢。只要有夢可以做就可以了。
我真的是個喜歡做夢的人。
這樣的夢,我有很多、很多… …
我知道,人不應該有很多的夢,至少不應該做白日夢。
可是,有些夢我們這輩子都實現不了了。所以,我就可以用幻想來代替,這是種圓夢的絕妙方式。
並不是我悲觀,而是我所說的是事實。難道你還可以讓童年再來一次嗎?難道你可以再回到小時候嗎?難道你可以讓時間回轉嗎?難道你可以讓自己重新走一次來時的路嗎?難道你可以……
這些,你、我都做不到了,不是嗎?
也許你會說,我們為何不學會長大,學會向前看,往前走呢?對,你是對的。

只是,那些因為某種缺陷而無法實現的夢,該怎麼辦呢??那麼,做做小小的白日夢有何不可以的呢??
我上課總會不由自主的走神。很感謝有位老師說:上課總喜歡走神的人,證明他有豐富的想像力。
我想偶爾走神,也沒人看出來。就這樣,手托著腮,眼神堅定而又茫然的盯著老師的方向,讓思緒飛到了一幕幕神奇的幻想中走神做做小夢是件很美的事。
我無盡的幻想那些我現實中無法做到的事,我無盡的幻想那些我這輩子也無法實現的夢,我無盡的幻想那些已破碎的夢,我無盡的幻想未來的種種,我無盡的幻想… …

夢做多了,難免有些不知所以然,所以,現實的夢也是要做下去的,而且也要努力的。狠狠的做下去。
這些夢,我要努力的變成現實。實現不了的,就交給我的另一個夢。
      
一個夢碎了,另一個夢又起了,反正我有很多夢可以做,碎了的夢在我的夢裡又會再起來,起了又碎,碎了又起… …
我的夢,永永遠遠的夢,碎不了的夢… …

我就是喜歡做夢,我就要做白日夢,我就是要無盡的幻想。
現在會,以後也會,我要一直地,一直地,直到不能再做為止… …

人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夢,我才覺得可以活得更美好。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