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就這樣活著

這時候有著音樂,有著煙和啤酒,可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坐著、躺著,僅僅是自己一個人,聽起來挺不錯的,算是一種享受嗎?算了吧,六師弟,享受不是這樣地。

  客觀的評價什麼叫享受,最直接來說是衣食無憂,而且還要有零用錢,錢的數量起碼要夠買幾件衣服、去幾次舞廳、吃幾頓大餐,最重要的是每天都可以這樣,相對於我而言,這叫享受。

  我還可以聽音樂,用vcd來聽,可是要聲明,這台vcd是前些日子在北京混不下去了決定回家時把家當賣光後換來的,另外的那對音響是從朋友家死活纏來的,至於煙和酒挺不好意思的,煙是九毛錢的煙,酒也是從朋友家搶過來的。

  有個朋友到底是好事,從北京回來,朋友給張羅個房子,有床有暖氣,可是挺貴,他媽的要五百塊錢,操他娘的,有什麼辦法呢?把在北京賺的幾個錢都拿出來,還得讓朋友墊幾十塊錢,虧了朋友了,要沒他,連個住的地方都沒了。

  朋友說先湊和一個月吧。我說沒事兒,挺好的。朋友說下個月給你找個好點的。我說謝了,看情況吧,好不好沒關係,便宜就行。朋友說有事給我打電話。我說不找你找誰。

  朋友走了以後,我痛苦了好長一段時間,痛苦的事情如下:朋友給我找的房子我嫌太貴,可是礙于朋友的面子,楞把錢交了;房東是個豬似的死胖子,一開口帶的髒字比我還他媽要多;下個月去哪兒住我不知道,因為找不到工作我就沒錢租房子;當爹當娘的還以為我在北京發大財呢;交完房租後剩下的錢只夠我活兩天了;朋友的女朋友長得挺漂亮,我居然有非分之想,真他娘不是人。

  剛剛痛苦完這些事情,死胖子房東又過來讓我痛苦了一會兒,他說話時臉上的肉抖動著,像一隻豬臨死時的表情,死胖子說:小夥子在哪兒工作呢,看你挺精神的,工作肯定不錯吧。我心裡罵他:“***的,長得精神跟工作有什麼關係,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哪個地方長得帥。嘴上卻說:謝了,我現在還沒找著工作呢。房東說:你是大學生呢,還怕找不著個好工作,大學生都挺有素質的,前幾天我這兒住著個大學生,那孩子可是好,老老實實的,幫我幹這幹那的,我都不好意思叫他交水電費。我說:水電費我會按時交的,在您這兒住著,得勞煩您照顧呢。房東臉上的肉擠到了一塊兒,我判斷那可能是他的笑容,不是哪個意思,你這孩子老老實實的,挺實在的,大學生有文化嗎?以後有嗎事兒咱都商量著來,不說了,你先收拾著,有事找我。房東一邊說著一邊扭著屁股走了。

  我知道這個死胖子的意思,他的意思是我得老老實實的,按時交房租,不准拖欠水電費,能省則省,平時的生活作風得檢點,別讓左鄰右舍看見了,還有些什麼意思,他知道我不知道了,不過估計我早晚也得知道。

  等我收拾完一切已經是晚上了,在床上躺著歇勁,覺著自己應該吃飯了,可是又覺得不是很餓,算計算計可以挨到明天中午,又躺了一會兒,實在是忍不住了,想一想其實現在吃和明天吃沒什麼區別,反正只能吃一頓,又何必憑添一夜的痛苦。

  路邊的飯店很多,可惜都裝飾的太好了,我一邊走一邊罵他們,為什麼門口都要停幾輛轎車,為什麼門口都要站著幾個漂亮的迎賓小姐,為什麼非要放著王菲的歌,為什麼飯店面積都在一百平米以上。我知道自己進不了這樣的飯店,我口袋的幾塊錢也許只夠要半碗麵條,我儘量讓自己的心情放得平靜一些,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要罵他們,甚至開始出現幻覺,覺得自己成了有錢人,走到一個高檔飯店門口,臉上的表情要多牛比就多牛比,扯著嗓子對迎賓小姐喊:餓可以白吃一頓飯嗎?迎賓小姐回答不行或者把經理叫出來婉轉的把我拒絕走,或者乾脆讓保安把我轟走。於是我又換上極為不屑的表情沖他們吼:俄是有錢人,你們這樣對待我,俄要把這個飯店買下來當茅房。第二天我收購了那家飯店,然後解雇了保安和不漂亮的迎賓小姐,把經理叫進廚房,當著他的面拉一泡屎。我這樣想著,然後哈哈大笑著,飯店門口的迎賓小姐看著我,也捂著嘴笑,但笑得不乾脆,時不時扭頭看著大堂,怕經理看到她們,可是還是忍不住要笑,覺得我是個神經病。

  後來找到一個小店吃了碗麵條,麵條給的挺多,吃得挺飽,心情也放鬆了許多,可是回家躺在床上後又惆悵起來,不知道還能吃幾頓那樣的麵條。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打斷了我的思緒,心想倘若來人是我的朋友,一定要逼他請我出去喝一頓,開門後突然驚了自己一豔,原來是位少女,在幽暗的燈光下站著,頭髮遮了半邊臉,穿著件白襖,形象很貼近女鬼,我輕聲問:你有什麼事情?少女說:我家保險絲吹了,不好意思請你幫忙看看。我心想:為什麼偏要找我修呢,莫非她想誘姦我。轉念又想:就我長的這個水準,這種可能性不大。正思慮間,那少女又道:樓上樓下都沒人,只能麻煩你了。保險絲修好後那少女邀我去她家坐坐,燈光下終於看清了那少女的樣貌,竟是位面貌姣好的美女,剛才還以為見鬼了,突然想起了電影倩女幽魂裡的聶小倩,不自覺的說了一句:原來你是聶小倩。那少女一愣,像是明白我的意思,捂著嘴咯咯笑起來。與那少女寒暄幾句,互道姓名,她竟然真的叫小倩,只不過不姓聶而已。

  回家後很快便睡著了,有位美女鄰居當催眠物,總是睡的快一些,在夢裡,我成了寧采臣。

  第二天去人才市場找工作,到處都是招跑業務的,而且連跑個業務都要大專畢業,這些王八蛋公司,多少像我一樣的有才之士都讓他們這樣跑業務給跑廢了。也有一些好的單位,可是我不行,要不就不會電腦,要不就不是大本畢業,真他娘痛苦,我該找什麼樣的工作呢?後來下了個決定,只要給錢我就幹了,於是坐在一個一個月給五百的單位前,應聘文員工作,我說:我想應聘文員。對方問:從前做什麼的?我回答:從前做過文秘,跑過業務,當過服務生等等。對方又問:我們這個工作需要有一定的市場調研能力和個人創作能力,你能否談一下你對這兩種能力有何見解?我說:不管有什麼能力現在也只是說說而已,你們可以在工作中來觀察我,不合適就不用我。對方笑笑,讓我添了個表,說了句等通知就讓我走了。人才市場人挺多,每一個攤位前都在重複著類似的對話,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坐到那裡都會一本正經的帶著微笑回答問題。離開以後心潮澎湃一番去尋找下一個攤位。我知道這就是現實,幸運的話,我會有一個差不多的工作,一般的話我會有一個工作可幹,不幸的話我會找不到工作。我挺痛苦,可是那些招聘單位不痛苦,他們抽著煙,喝著茶,互相聊天,他們不知道我連一頓飯都吃不起了,不知道我外表是這樣而內心是那樣,不知道我明白我痛苦而他們不痛苦這個道理。

  我回家走在大街上,留意著路邊的任何一家店鋪,走進每一個招聘單位,保安也好,服務生也好,迎賓也好,只要我能幹的,我都去應聘,可是每家單位都不要我,用各種理由拒絕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能想人生就是這樣的,也許你特別想做一件事,然而偏偏就是做不成。

  晚上我一個人慢慢的走回家,突然下起了雪,滿天都是雪花,我心情複雜,對著雪花中的一切吼叫著,我罵著雪花中的建築,罵著雪花中的人,罵著樹,罵著公園,罵著商店,罵著月亮,罵著老天爺,直到我碰見了兩個小孩。

  那是兩個買玫瑰花的小孩,在大雪中向過往的行人叫賣著,很少有人會理睬他們,他們會挨白眼,挨駡,挨著輕視與嘲笑,他們買不出一支花。他們累了,從地上揀起兩片落葉,用落葉的根互相攪拌在一起使勁拉著,拉斷後勝利的那個會開心的笑著,失敗的那個會繼續尋找一個更大、更有力的葉根。這時候突然過來一個中年男人,沖他們大罵著,用手擰他們的耳朵,用腳揣他們的胸膛,罵他們,打他們,讓他們繼續賣花。等那中年男人離開後,他們互相拉著手跑了起來,我也跑步跟著他們。他們跑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那裡很少有人路過,可是那裡依然有潔白的雪花,依然有柔和的燈光,皎潔的月光,他們扔掉了花,繼續拔著落葉的根,哈哈的大笑著,那樣的開心,那樣的快樂。

  我遠遠的望著他們,心裡突然熱了起來,而且開始流淚,止不住的流淚。我知道他們還是小孩子,樣貌比我要窮,他們穿的衣服比我要少,吃的飯沒我好,住的地方沒有暖氣,生活比我要苦的多,可是他們還是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快樂,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去尋找和享受自己的快樂,而且在這快樂中,他們是那樣的幸福和真實。

  回到家後,在門口碰到了鄰居美女,他沖我笑了笑,說:我今天在人才市場見到你了,可是人多喊你沒聽見。怎麼樣,找到工作了嗎?我說:沒有,你呢?她說:一樣,明天還要繼續努力,你明天要是去,就做伴去吧,加油哦。我還沒有回答,她已經上樓了。看著她的背影,我心裡似乎越來越熱了。

  進到屋裡,我望著鏡中的自己,我明白自己還年輕,我打開音樂,點上煙,喝著啤酒,我還年輕,我懂得欣賞音樂,我知道在煙酒中思索自己的人生,我還有起碼的人生樂趣和意義,相對於那兩個賣花的小孩,我能更理智的面對自己貧苦的生活。

  我開始明白房東其實是善良的,他只不過長得胖了些;朋友是對我很好的,儘管他給我找了個很貴的房子;那些高檔的飯店其實我是可以進去的,只要我努力工作;工作我也會找到的,只要我對生活沒有失望和對自己沒有喪失信心,我明白自己是一個打工者,是一個為了糊口而要拼命工作的平凡的人。我喝下了一瓶酒,酒意上來了,我看著窗外,雪還在下,而且越下越大,我的心也越來越熱,這一刻我內心波濤洶湧,我使勁讓自己抓住這一刻的感覺,讓自己明白什麼叫活著。

  我是一個窮人,我努力的工作只為讓自己活下去,我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我會幻想自己會讓隔壁的美女成為自己的女朋友;我會幻想自己是一個劫富濟貧的富翁;我要吃飯,有錢的時候吃好些,沒錢時候吃個饅頭;我要上廁所拉屎;感冒了我要吃藥;碰見老同學我會給他們講我從前的經歷以示我的成熟與滄桑;我沒錢買書卻會蹲在書店把自己喜歡的書看上個把小時;我走在大街上會注意那些美女;聽見音像店的流行歌曲會不由自主跟著哼幾句;看見路邊的乞丐會起惻隱之心;看見小孩會想起自己的童年;工作中挨經理罵了也想罵他幾句,可是為了掙幾個錢兒硬是忍了下來,事後會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賤;看見帥哥會痛苦自己為什麼沒他帥;喜歡吃麵條;喜歡王菲的歌;我這樣活著,這樣活著的方式是我的方式,就像你們活著一樣。

  我也想在繁華中瀟灑,也想在路過一家服裝店時進去買幾件自己喜歡的衣服,也想在奮鬥奮鬥就能從小人物變成大人物,也想買一彩票就能中大獎,也想每個月給爹娘寄回去數千元,可是這只是我想而已,想一下只需要幾秒鐘,而實現它卻需要很長甚至一生的時間。

  現在我是這樣活著的,坐在一間有暖氣的屋子裡,聽著音樂,抽著煙,喝著酒,下個月我在哪兒住我不知道,交起交不起房租我不知道,過完這兩天我還能不能去那個小飯店吃飽一頓麵條我不知道,那些工作單位要不要我我也不知道,隔壁那個美女會不會讓我成為她的寧采臣我也不知道,此時我只知道我自己心中有一團火,只知道自己明白了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生存狀態,只知道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是否懂得了什麼叫活著,知道了自己或許就像那兩個在大雪中賣花的小孩,縱然生活貧苦,縱然挨餓受氣,可是仍然會開心的面對生活,微笑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天氣再冷,肚子再餓,社會再複雜,別人再嘲笑,都滾他媽大鴨蛋去吧!

  生活貧苦怎麼了,身份平凡怎麼了,只要你想活著,只要你還能活下去,你就要勇敢的活下去,而且會活出你自己的精彩和樂趣來,是不是,你說呢?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