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超一次次的包容,當成不斷外遇的藉口,這一次他再也不會原諒我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對他還有感情,我只知道如今要吞下自己種的苦果。
從重點小學、重點中學、到重點大學,再到後來有一份穩定的公務員性質的工作,有一個在眾人眼中對我百依百順的老公,還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兒子。三十年一路走來,我沿著父母安排好的軌跡前進,不用考慮太多,總會自然而然地得到別人需要苦苦追求的機會。我以為自己會習慣按部就班和一成不變,可是內心的渴望還是在平淡的生活中慢慢暴露出它的本性。

      
父母安排的婚姻

      
超的父母和我們是老同學,他的爺爺奶奶和你的爺爺奶奶也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超要模樣有模樣,要事業有事業,最重要的是他脾氣好,不然以我們寶兒那火爆脾氣,誰受得了……”

大學畢業後的某天,我一進家門就聽到了媽媽的分析

我討厭安排,從小到大,沒幾件事是我自己決定的,但男朋友一定要我自己挑。

我打斷媽媽的話,媽,你是不是怕我嫁不出去啊,我不管你說的是誰,男朋友一定要我自己選,你們就別管了。

喜歡安排的媽媽照例沒有順從我,只要一有機會就苦口婆心地給我做思想工作。

我打心眼裡討厭她口中的那個超。然而我的倔強拗不過媽媽的堅持不懈,為了讓自己耳根清淨點,我屈服了。

超大我一歲,看在他長得還算周正的份上,我有一茬沒一茬地答理他。

為了尋找話題,他從工作問到大學,再從大學問到小學,終於在問到幼稚園時找到了惟一的共同點。可惜年代久遠,我們彼此努力尋找記憶的碎片卻是枉然。

儘管是微乎其微的共同點,但還是為我們日後的交往起到了鋪墊作用。我對超的抵觸情緒也轉化為不討厭、不喜歡。

剛開始幾次,超都以幼稚園同學身份相約,沒談過戀愛、又很空閒的我欣然赴約。

超確實如傳說中那般好脾氣,戀愛兩年幾乎沒發過什麼脾氣,他一次次地包容我的任性,我覺得這些包容是真愛使然。

從結婚物件的條件看來,超有房、有車、有存款、是新時代的四有青年,周圍幾乎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

但如果真的要跟他結婚,我心裡總有一點不甘,畢竟他是我第一任男友,就這樣談了一次戀愛就結婚,萬一以後還有更好的更合適的呢?

閨中密友責備我的不知足,說這樣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男人還不甘什麼。

姐妹陸續結婚,看著她們甜蜜的樣子,結婚那一刻的憧憬讓我忽略了心中小小的、底氣不足的反對聲。

      
心中不甘伺機而動

     
相識的第27個月,我穿上了期待已久的白紗,心中的公主夢在喧鬧的喜宴中實現了。

超的公司在他父親的關係戶關照下風生水起,他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出差的頻率越來越高。

每天我們只能在早餐桌上見面,準時上班,按時下班的我悵然若失。婚後的生活像許多已婚朋友所說的那樣左手握右手,心中被遺忘的那份不甘伺機而動。

難道接下去的三十年、四十年我都要過這樣的生活嗎?我經常這樣問自己。

媽媽說超這麼忙也是為了這個家,讓我體諒他,生個寶寶吧,也差不多該要了。我又一次聽從了他們的建議。

小生命的到來拉近了我和超的距離。看著他為人父時的笑容,我慶倖自己的選擇,他的確是一個值得託付的男人。

兒子斷奶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搶著帶他。我又變成了閒人。我得給自己找事做,考研吧,讓自己忙一點。

我揀起丟了四年的英文,像學生時那樣認真念書。工作、上課、陪孩子,生活簡單而充實的。

      
精神外遇嘎然而止

      
在考研培訓班裡,我認識了嘉,他也是已婚人士。我們都覺得有已婚的保護傘,就可以建立純潔的友誼。

借筆記、還筆記,偶爾一起吃午飯、吃夜宵。和嘉在一起,我說的話甚至比跟超一星期說的話還多。我們都是雙魚座,都愛吃辣,都喜歡海,都愛恨分明,都感情外放型,都……

好感升級為喜歡,又晉級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每次看到兒子和超的時候,我總會有深深地悔意,覺得再也不能這樣下去,可獨處的時候,我又忍不住想到嘉的好。

我和嘉誰也沒有捅破那層紙窗戶,我們知道大家都承受不起那份毫無遮掩的感情,因為我們身上都有家庭和責任。

或許是天意,嘉的太太懷孕了。嘉毫無意外地選擇回到妻子身邊。或許他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只是和我一樣,在平淡的生活裡尋找精神的刺激。

一旦這份刺激需要他付出代價,他就會逃之夭夭。其實,我又何嘗不是這樣,只是他逃離的速度比我更快。

沒有嘉的進修班我提不起興趣,也因為嘉的逃離,我醒悟要珍惜家人。忙碌的超沒發覺我的變化,只是詢問了我不繼續考研的原因。

我都這把年紀了,既然知道沒有結果,又何必浪費時間和精力。這是話也是我說給自己聽的。

        
網戀發展成出軌

      
我再次回歸空閒的生活,網路成為我打發寂聊的工具。人總是容易好了傷疤忘了疼。

一次輸錯號碼的QQ加友,讓我和健在網上相遇。資料顯示他大我一歲,是江蘇人。

幾次網聊後,發現我們竟是大學校友,或許我們在校園裡已經擦身而過幾百次了,只是上天安排我們現在才相識。

從網聊中,我得知他單身,他也知道我已婚有子。現在健正和朋友籌備開公司。

半年後,我們見面了。健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五歲,而我卻掩飾不住歲月的痕跡。健說我像25歲的女人,我知道他是出於客氣和禮貌。

接下來一年的網聊和偶爾見面,讓我和健跨越了普通朋友的界限。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他不許我這麼說。

在健身上,我終於明白自己不甘的到底是什麼。健很浪漫,他不斷地帶我去新挖掘的情調咖啡廳約會,還會在他的那套單身公寓裡佈置我喜歡的香水百合。

對超的歉意越來越少,我告訴自己不離開他只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

      
感情再也回不去了

      
沉溺在甜蜜裡的我在超面前也有些得意忘形,把他的容忍當成他的耳聾目盲。直到那次。

在健樓下,我挽著健下樓,看到坐在車裡的超。他的眼神冷漠多於憤怒,仿佛在看我如何收拾殘局,我知道我挑戰了他的底線。

我慌了,從來沒看過超這樣,我顧不上健的感受,甩開他的手,跳上超的車。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超把車開到環島路。車停好後,超說了一句離婚吧,孩子跟我。

我不離婚頓時我腦子一片混亂,我只知道我不能離婚,離婚了周圍的親戚朋友會怎麼看我,孩子怎麼辦。

既然你一次又一次地這樣,為什麼還要跟我在一起?超依舊冷靜地說。

你都知道了?驚愕的我不知所云。

我沒有解釋,也沒理由解釋,這幾年,超忙於事業,而我卻一再地傷害他,傷害我們的感情,他容忍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愛超,我只要想到離婚後一個人的生活就恐懼,我怎麼能離婚,怎麼能失去孩子,可是我和超已經再也回不去了,我們不能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再說,健的事業處在上升期,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影響他。我天生就是一個怕孤單的女人,我該怎麼辦?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