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一進家門,兒子叫嚷著讓我把童車的車座給他降低。
      
當我拿著扳手,蹲下身子去擰螺絲時,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身影,我的父親。
      
我父親是個沉沒寡言的人,對我和弟弟非常嚴厲,小時候的我總是很調皮,按我父親的話說我是無惡不做,經常偷拿家裡的國庫券,糧票或者偷拿父親的錢,然後上街去玩電子遊戲。為此,我父親沒少了揍我,總是說我是敗家子,長大以後沒什麼希望了。
      
我覺得父親很吝嗇,是守財奴。比如我們家的衛生紙總是被父親剪的很窄很窄的,自行車壞了父親從不上街去修理,而是自己動手修理。用了好多年的傢俱舊了父親以木材好為由重新漆了一便而不是換新的。
      
在我眼裡,父親是不愛我的,但是有一件事改變了我的看法。
      
記得那是在初中一年級升等考試的時候,我考試考的太差勁了,考試六門,六門功課全都不及格,因為害怕回到家裡挨揍,便和一個要好的同學商量離家出走,離開這個沒有溫暖的家庭。於是我們兩個便出走了,父親發現我不見了後,和母親拿將尋人啟示貼便了省裡的各個地市,包括北京。任何一個小小的線索,他和母親總是不管路途多遠,都要跑去親自查證。其實父母在找我時,我們已經被北京收容站收容,並遣返回安陽市收容站,後來由收容站的兩個民警將我們送到家裡。到家後,我看到了父親,父親瘦了,黑了,憔悴了。父親見我回來了,沒有責備我,只是說,回來就好,這個家又完整了。我抱著父親的腿痛哭。
      
原來父親還是愛我的。
      
父親為這個家庭付出了很多,該他得到回報的時候,他卻突然走了,甚至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父親的去世,使我懂得了很多,我懂得了什麼叫責任,什麼叫付出,於是,我堅強起來,我要做梁,支撐起這個家庭的大樑,我終於發現父親為什麼吝嗇了,那不叫吝嗇,那叫節儉,為了家庭,為了自己的責任而節儉。
      
父親去世至今已經有十年了,這十年中,我時刻反思著自己,我對兒時對父親造成的傷害而深深的自責。每次去祭拜父親,我總是告訴父親,您的兒子不再是以前那個不懂事的孩子了,他已經懂得了什麼叫責任,我一定會做個成功的人,為了母親,為了家,為了您的在天之靈。
      
父親,您在天堂還好嗎?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