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是奇妙的感覺,痛苦讓生命停滯,也會吸取所有的動力,讓人像一灘死水,只有孤寂與死沈。但是什麼讓你願意延續生命呢?我想,除了你一身的傲骨之外,還有你的信心與盼望。
你總是願意單純相信痛苦經歷只是生命暫時受烏雲覆蓋,其實,烏雲之上仍有太陽,你相信著生命有一天必能撥雲見日,你盼望看見陽光照進生命,讓生命光亮起來的的那天。
於是你堅強了起來希望解苦;決定在渾沌不明中走入許多人更害怕的黑暗裡~誠實面對深層的內心,那被廢棄與遺忘已久的地方,你知道那裡被堵塞的無法照進一點光。沒有人知道那裡的地圖,連你也不知道究竟藏有什麼,你下定決心前往,想為生命能有光這件事盡最大心力。為此,你想必須學習正面迎向痛苦,好看清楚一切堵塞物、障礙物。
然後你寫了信給我,說是要給自己時間學習,還說既然連死都想過了,就想要知道可以怎麼活著?
你的決心讓我有了力量探究,對於生命的痛苦,經過這些年,我有些新的眼光與體會。我想許多的痛苦來自於比較,看著別人所擁有的,感嘆著自己所沒有的;羨慕著別人的生命全是好處,懊惱著自己的生命承受許多的難處。當我們越覺得自己命不好,而越做一些符合自己是不幸角色的行為時,我們也就越相信自己的生命是卑賤的,是不受眷顧的,是微小的,天地之間無人在乎。
最後自己也放棄在乎。
當我越長大,開始懂得將只注視自己的眼光,轉向往我之外的環境看時,我發現,痛苦是普遍性的經驗,是許多人都具有的感受,只是每個人的型態不同,有些人遭受被遺棄的傷痛、有些人則嚐受失親之苦,有些遇到難以平復的冤屈或面對難以克服的貧窮困境,還有許多人終日忍受病痛之苦,甚至在死亡邊緣徘徊掙扎。
痛苦的感受總讓人對生命失望,感覺只有自己一人獨留黑暗中。這是種私密度很高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就像喝進肚裡的水冷暖自知,任何人難以從一個人的外表去察覺或體會他痛苦的程度,除非他自述,即使他自述,我們也很難全然經驗他所感覺到的為何。那麼,覺得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得不到幸福,只有我不幸的想法是沒有意義的事,你可能以為只有自己受苦,而別人過得很好,擁有你所沒有的時候,卻不知他也正遭遇、承受你所不知的痛苦。
羨慕別人的生活常來自於我們的想像,來自內心對於想要的生活的渴望,與無法擁有的失望。
每個人的生命總有他所要面對的痛苦。
不需比較誰的生活好,也不需比較誰的痛苦較大。痛苦既發生在個人身上,是個人知覺感覺到的,就代表它的確令你苦惱,也代表對你個人而言是具有意義的;你的身體心理與靈魂對這事件產生了痛苦的反應,若沒有看清楚引起反應的來由,沒有理解自己的意識脈絡,那相似的事件再來時,仍會產生類似的感覺與意念。
這不斷產生痛苦的源頭就會成了生命往前走的堵塞物與障礙物了。
但痛苦在人類的生活中也不全然是壞的事。
人若沒有了痛苦,不曾經歷滄海桑田,對於生命的體驗會少了重要的部份。他的感覺知覺也會封閉在某一空間,無法拓展、無法深入。他將無法感同身受別人的苦痛,也不知這苦痛對於人的意義為何?當然,對於敏感體察與理解別人的痛苦就像隔了一層紗,始終模糊。然後幾乎接近崇拜的順從道德與社會規範對於生活行為的要求與塑造,很表象的看待痛苦這件事,以為只要人不想痛苦的事,不意識痛苦的記憶,維持每日千篇一律的生活作息,人類有何痛苦可言,痛苦對於這樣的人來說,只是一種無病呻吟,也無益處可言,探究思索是浪費時間。
我想可怕的還有無法意識種種傷害如何造成人的痛苦,無法以慈悲的心善待痛苦中的人。
有時,痛苦要的也不多,其實就是理解。
你一定無法相信原來時間可以讓人體悟許多事,也可以讓人學習許多事。記憶中,以前你常憂悶的說著:我注定一生要痛苦,我只配得痛苦與折磨,活多久就要痛苦多久。
這是我想對你說的,人們對於沈痛無解的困難,或百思不解的問題,常會說:我完蛋了,我沒有出路了。
其實不是出路沒有了,是你對自己失去信心了。
有些人可能會勸慰你:放著吧!讓時間解決一切,時間久了就沒事了。
這句話也不確實,因為真正解決困難或問題的,不是「時間」本身,而是我們的心態與詮釋的角度。人會學習會成長,人也具有潛能,人還有追求好的美的有價值的傾向。所我們的視野開闊,更多元的認識世上存有的現象,也觀看各種人的生命經驗,漸漸的,我們對於自身生命的看法會改變,對於原先困住自己的困難、問題的解釋會有所調整。當初在意的,看不見的因素,想不到的因果關係,可能都會產生新的眼光來認識,也產生新的角度來詮釋。
但要讓自己產生新的眼光,擁有新的角度,需要改變與學習,這不會憑白發生的。
你有一段日子很倔強,也很固著,只相信自己心中所經驗的世界,但因不善於與人辯論,也不善表達,你的經驗無法和任何人交流,也無法核對是否有所偏頗,是否失真了。我也相信經驗是每個人真實的感受,也認為人認識世界、認識自我的方法是從自身經驗出發。但我後來發現人的眼光、看法易於受扭曲;易於因內在情緒衝擊太過劇烈強大,在無機會處理、澄清的情況下,扭曲了事件發生的經過,也誇大自己當下記住的感覺,然後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強化這些感覺,久了,無論發生什麼,不管情況是不是一樣,那熟悉早已扭曲的感覺像是裝有自動啟動裝置,馬上在心頭浮現。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這麼想這麼做的,而是過去的你視野有限,不知道看事情的角度可以有很多層面、很多角度。你成長的生活環境,也不能提供不同而有趣的學習方式,整個國家、社會與家庭常常只有一個標準,只要求某一種表現,除了這表現之外,其他的表現都不具任何價值。
我深深了解社會氛圍與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准孩子有自由思考的權力,也不准探問,一切行為都有規章與準則。若你不同,你會受到很大的質疑,你得拼命為自己解釋,不然就是退回自己獨有的世界,不再爭辯,也不和人表露。
這真的很可惜,個體不能深刻認識自己的真性情、真實需要,也不能探究自己的思想與未知的世界。不只不能以創意對待生命,也不能對群體有所貢獻與回饋。
還好世界在進步與開放,我們藉由這進步與開放學習許多方法來修正與整合我們所知道的事。
我開始學會觀察、探索與了解事物現象後,發現自己強化的感覺與客觀事實常常不是這麼吻合。我腦海裡有許多小時痛苦與延宕的情緒感覺,陸陸續續得到理解與處理後(藉由各式各樣新知或心理諮商治療的學習),我較能跳脫過去的感覺,讓自己轉換成旁觀者去探問許多問題,試圖對當時的狀況有不同的了解與發現。
有天我決定問收養我的姑媽一個放在心裡很久的疑問:「你們當初決定收養我家裡無人反對嗎?沒有人不想接受我進入這家庭嗎?」在我印象中,大家都是不得已的,我也以為三位表哥是不得不接受的。過去發生過姑丈姑媽對我的教育態度意見不一,有所爭執,表哥們氣憤的對我說:你不要再惹我媽媽哭了,因為你,我們的爸媽才會吵架,你不能表現好一點嗎?
我委屈的在房間泣不成聲,心裡放著的感覺是我不被喜愛,沒有我,你們家就不會有爭吵了,我也希望我不要存在。
我認為他們是被強迫的,他們其實不想收養我,當然談不上喜歡我。
我深深相信這感覺,在國中高中的歲月,我帶著這痛苦的感覺生存,我不喜歡回家,總覺得每個人都與我為敵,沒人喜愛我,每個人只希望我消失。無數個日子,我幻想著自己該如何的在這世上消失。
但那天姑媽回答我,在決定收養我之前,他們開過家庭會議,大家一致同意。
我懷疑的問:是不是妳很堅持,沒有人敢反對?
她說:不是,我把妳的情況說給哥哥們聽,告訴他們,阿嬤過世後,沒有人可以照顧妳,他們也了解妳爸爸狀況,是他們自己同意的。
我又問:姑丈呢?姑丈怎麼願意?他不會覺得收養我很麻煩嗎?
她又搖搖頭說:妳很小的時候,被妳爸爸到處丟來丟去時,他就曾說過要領養妳,後來因妳回到阿嬤家安定了才沒提了。
我對於「大家都是被迫才接受我」這個想法有很大的更正;原來他們是考慮後願意接受我的。我為著他們能在考慮後還願意接受我這外來者,感覺到不可思議。
現在的我可以體會與理解,一個家庭要接受一個陌生孩子成為家人,願意承擔日後所有的壓力與衝突,接受本有生活的改變與調整,是不簡單的過程。如果還要讓這個外來者能融入家庭,體會到別人的善意與關懷,簡直是難上加難。
這個體會是我接觸許多人的真情告白後產生的。許多人告訴我他們的家庭也有一個類似我父親的角色,墮落、失敗、放蕩不羈、漂流成性無所事事的弟弟或哥哥。他們也告訴我,他們有一個類似我這樣的姪子或姪女(外甥或甥女),無父母照顧而且行為詭異、問題層出不窮。他們還會告訴我,他們很為這樣的孩子擔心,但整個家族沒有人願意承擔照顧這孩子的責任,大家都不想自找麻煩,也不想多負擔什麼。有人還自白說:一看到這孩子,就想到他爸爸的壞與無賴,就想到他父親過去是怎麼對我們的。
他們既矛盾又愧疚,但不需責怪他們,他們只是無法體會及看見像我這樣背景的孩子成長的艱辛與痛苦,及對生命的懷疑與放棄。我也是因為自己的生命有過這樣的痛楚才理解那些孩子的辛酸與困惑,無力與憤怒。
當我傾聽這些成人的矛盾與愧疚,接納他們的擔心與害怕後,我發現收養一個不成材手足的孩子真是件困難的事,沒有什麼方式可以減緩或解決難題,這裡頭的利害衝突太龐大與複雜。這牽扯到自己的人生與別人的人生;牽扯到自己孩子的幸福與別人孩子的幸福;也牽扯到能力與意志的問題。
我想為那些和我有類似經驗的孩子表達內在的痛苦與疑惑,期待人們能善待與理解,但同時,我也想為願意付出,給予這樣孩子一些關懷與慈愛的家庭與個人獻上我的感謝與敬意。這兩方都是艱辛,都是學習不盡的功課。
因此,我感謝姑媽一家人付出與辛苦;出自內心真誠的感謝,不是因為道德,不是因為做人道理,也不因理所當然而如此為之,而是因為我深層的看見與理解。
此時此刻,我希望你明白了痛苦記憶與經驗是不需要消除也不需遺憾的,它們不會是徒然,也不是詛咒,它們需要我們理解,希望得到我們的回饋,使我們能將這樣的理解付出給其他生命,真誠關懷全體生命的和諧。
請記住這感覺,請珍藏你所具有的心意與力量,在痛苦經驗再度來臨時喚出它們來理解自己,撫慰療癒自己。

絢慧的這人生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