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伊伊不到十六歲,一個人背著簡單的行李,帶著沒有結局的初戀隻身去了廣東。
       那年火車還沒有提速,所以坐了30多個小時的火車,兩個小時的汽車,到了那個剛開發的城市,幸運的是下車的地方就是一個工廠;於是就選擇了在那裡停留。初進廠的日子是離開家鄉時沒有想過的,那裡的飯菜跟豬吃的簡直沒兩樣,那個味道沖持著整個身體,加班加點到凌晨兩三點幾乎是每晚必備的家常便飯,繁重的工作不是瘦弱的伊伊所能承受的,也因此一直到現在伊伊還記憶猶新。
         遇到凱的那月,也就跟現在差不多的時間,中秋已過,南方的天氣還是很暖和,剛進廠不到兩個月,身體已是超過極限。有一天從認識的老鄉那裡知道,是個化妝品小老闆的凱那裡需要人,需要提下的是,凱也是老鄉,也因此伊伊想去試一下。
凱比伊伊大六歲,不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是否關乎年齡的距離。
           還記得那天晚上吧,伊伊逃班,和老鄉一起去了凱店裡,到那時,凱很忙,周圍擠滿了人,不,應該說是女人,生意好好的樣子。伊伊隨意看了看這個不到20平米的小店,等待著……一個小時後,終於告一段落,待老鄉跟凱說完來意,只見凱死死的盯著伊伊,那種眼光,當時的伊伊不知道是什麼?只是單純的不喜歡陌生人盯著自己的感覺,好像是稀有動物一樣;看久了,伊伊也感覺到無措,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心裡卻想著到底是怎樣呀,行不行呀?說話呀?最終,凱表示隨時都可以來,也是最終伊伊那天晚上就來了凱的店裡,因為當她回廠的時候,被那個可惡的經理逮到了,當時就威脅說馬上離開,要不就去加班到明天,伊伊只是面無表情的提著那少的可憐的行李出廠了,一分薪水都沒有領到。
           在凱的店裡上班,跟他堂弟分班上就行了,相對工廠而言真是無比的輕鬆。凱自己平時就是進進貨。對伊伊凱是很照顧的,從來都不特別分付要做些什麼,讓伊伊盡著自己的本份。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關係也慢慢的改變了,不在只是普通的店員和老闆的關係,凱很體貼,很照顧伊伊,所以在經歷那一段打工日子的艱辛、獨自漂泊的孤苦無依、獨自品嚐心酸苦澀的伊伊懵懂接受了凱給的愛情,兩個人走到了一起。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讓伊伊覺得凱並不是一開始自己所看到的,他們之間存在著思想上的差距。他並沒有把自己視若珍寶,他太以自己為中心了。當時的伊伊,只是單純的以為自己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對象吧,並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真的愛他呢?那是不是所謂的愛情呢?
        伊伊試著改變凱的心性,可是凱卻反過來要求伊伊為他而改變性格,改變一切。伊伊認為:俗話說的好,江山難改,本性難移。兩人既然都不能為了對方而忘了本身,那只要磨合彼此,讓彼此不要有那麼多的矛盾,這樣不是可以更好嘛,一定要改變一個人的一切,而依就另一個人麼?然而經過多次的嘗試,都以無果而告終。
           到了最後一次又一次的爭吵,已經傷害了本就不怎麼勞靠的感情。只是更讓伊伊感覺到自己對凱的感情不是愛情,只是一時的感激。可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除了壓抑自己,除了不在乎,還能怎麼辦呢?伊伊也要求過離開,可是凱是個偏激的人,又是一次又一次,終告失敗。可為什麼伊伊沒有下定決心最終離開呢,是什麼牽絆著她?是因為她發現她對凱是有愛情的麼?不是!是因為伊伊覺得這是她欠凱的,凱給了自己他的愛情,當時的自己是接受的。
          把他的生意當做他的人生第一位,他自己是第二位,伊伊是第三位,他對伊伊的愛是以愛自己為前題的,對此是第三的伊伊是否也應該慶幸呢?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伊伊終於回報給這個男人他要的,那就是一個婚姻。
        三年後,凱和伊伊結婚了,沒有婚禮,沒有酒席,只是告知了家人。一年後他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小男孩,當生下小傢伙的那一瞬間,從不流淚的的伊伊流下了安慰的淚水。有了孩子改變了伊伊在凱心中的位置,她屈居第四。
       伊伊不介意,因為那是她辛苦孕育的她的孩子,她不介意,那是她這麼多年來的安慰,那是她的財富,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這是她唯一在乎的,這是她的一切!所以她不介意是第四……
後記--
            不知道該怎麼說,伊伊錯了嗎?這絕對無異,但是她是從哪錯起的呢?是從異地漂泊開始的?還是從她和凱在一起時開始的?也或許是在她面對一份不是愛情的感情時,沒有絕然的抽身而退時開始的。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