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感覺了無生趣,只感在異質的塵世中自己的不適、孤獨與悲哀。生活種種,寂寞種種,到頭來,一切皆空。
  
  很多時候,這樣問自己,活著為了什麼?與大人物不同,他們有著與之具來的使命,生,為之取,為之成,死,未必為之敗。一條條痕跡交錯,卻是清晰而明瞭,終究因為痕跡的盡頭有個目標。
  
  很多人求名,很多人求利,生命的態度不同,本就無可厚非。如我這般的遊子卻是永遠在生命的角落裡徘徊,似乎在尋找著,在等待著,尋找什麼,等待什麼,我卻是說不清楚,或許冥冥之中,早有定數。但是,我卻不信,定要親自到碌碌紅塵見證人生那命運之早定。
  
  芳菲散盡,月華清冷,又是深秋,秋的悲風散了千年,至今仍未散盡。窗外夜涼如水,冷風似刀,窗前孤燈一盞,徹夜不滅,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感覺自己還存在著。那破空而來的一刀,早已將心劃破,我不知出刀的人是誰,也不想知道是誰,那淡淡的血絲,被風一吹,就幹了,只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傷好了,也就忘了。於我,這,已夠了。
  
  獨立絕頂,卻顯出一份無奈之外的灑脫來,我不禁啞然。既然註定了我無法擋住那一刀,或早或遲,對我而言,都是一樣。以我這種性格似乎應該是虛幻中的一個模糊的角色,沒想到卻被我自己給演繹出來了,還是那樣的淋漓盡致。或許,我是十二緣起之外的一個,對生命,快了半拍,對生活,慢了半拍,佛主也曾無數次地點化於我,奈何,我是一塊冥頑不靈的石頭,只願靜靜地躺在河邊,風起雨來,雲破天開,於我,皆空。
  
  落拓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醉生夢死中,見得靈魂已離我遠遁,我試圖抓住,卻只留下一片幻影。只好掬一泓清潭,映我形跡,竟然落寞如斯,蒼涼如是,劍眉,星目,俊逸一如往昔,十年,彈指即過,紅塵歷練已滿,滄海孤舟,我,仗劍而來。于煙水縹緲處劃破虛空,一朝化劍出而蕩碌碌紅塵,本以為早已智珠在握,再見你時,定可淡然處之,沒想到,卻是分離愈久,思念愈深,終是作繭自縛,不可自拔。
  
  今夜,無月。我獨坐靜思。蓮塘夏荷青青,風中飄過一縷淡淡的幽香,似是為我這獨歸的人,一滌凡塵之心。歲月急逝,快如流星,韶華已去,鬢間已生華髮,十年前,我留下了決絕的身影,你倚門淚眼相送。十年後,我躍馬歸來,最想見你迎門輕笑的嬌顏。卻不知,與我一別,早已耗盡了你的心力。唯留這一塘夏荷與我,守侯著曾經風中的約定。你既算定我會歸來,為何又如此行色匆匆?這一塘夏荷,是你的最愛,亦是你親手所栽,而今,凝碧池前,芳塚依然,只是玉人不在。我輕撫三尺青鋒,定定凝視,卻見如花嬌顏盈立其間,幡然而悟,出刀的人,已長眠於此。
  
  輕輕解下長劍,淩波微起,蘭舟已立於塘心,依稀見你輕撫青蓮,顰輕笑淺,秋波流轉處,盡顯你恬靜之姿,安詳之美。然而,此情可待卻成追憶,只有折一支夏荷,伴你於天上人間,碧落黃泉。
  
  秋去冬來,梅花遍開,殘荷擎霜之枝猶在,我結廬而居,陪你於塚旁。一點梅心,孤逸輕盈,我知道,我已循著你我的約定完成了我的一生,剩下的,就讓它隨清風飄散好了。

   人生種種皆為夢,數十年後盡化空。死有何懼,生有何歡。

    全站熱搜

    ANGEL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